外交 - 中蘇/中俄關係

兩國現時合作關鍵

1. 邊界和領土問題

中俄有約4374公里的陸地邊界。在歷史上,中蘇邊界有7000公里之長。中國和俄羅斯(包括沙俄、蘇聯期間)之間有著數百年的交往和上百年的歷史爭議,邊界領土最容易在兩國關係出現問題的時候引起爭端。

中蘇領土和邊界問題開始於1960年兩國關係惡化以後。1964年2月中蘇首輪邊界談判沒有成功。此後隨著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邊境衝突不斷增多和升級,最終導致1969年的珍寶島衝突。邊界談判在1987年才恢復,兩年半時間,中蘇達成東段邊界走向協議,為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繼續談判奠定了協商的良好基礎。

現在中俄東段邊界長約4320公里,西段長約54公里。經過雙方專家和外交人員的不懈努力,1991年5月和1994年9月兩國分別簽署了《中蘇國界東段協定》和《中俄國界西段協定》。1999年12月,中俄雙方在北京簽署了《關於中俄國界線東段的敘述議定書》和《關於中俄國界線西段的敘述書》2004年10月,中俄外長簽署《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2005年6月2日解決中俄邊界上最後的懸疑—黑瞎子島和阿巴該圖洲渚。

上述文件的簽署及勘界工作的圓滿結束標誌著40多年的談判成功,中俄約4374公里的全部邊界線通過協商正式以法律形式確定下來,並在兩國關係史上首次在實地得到標準。

2. 能源合作

俄羅斯石油蘊藏量居世界第三位,天然氣蘊藏量居世界第一位。除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之外,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出口國,年產量佔世界9%。目前俄羅斯石油、天然氣和石化產品出口佔GDP的20%和外匯收入50%-60%,是主要的財政支柱和經濟發動機。2002年中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石油消費國,2003年成為繼美日之後的第三大石油進口國。隨著經濟發展,能源問題成為影響中國國民經濟發展的一個重大問題。

俄羅斯在國際能源市場上的作用很大程度上決定於俄的地緣政治影響。普京政府能源外交的總體格局具有「博弈全球、吸引美國、穩定歐盟、爭奪裏海、開拓亞太」的特點。隨著能源一體化和俄羅斯對西方的重視必然影響能源市場多元化的主張。因此,中蘇能源交往複雜而多變化。

在能源市場上,俄羅斯事實上在逐步形成與美國既合作又競爭的形勢,油氣資源以及對中亞裏海國家的影響力也成為俄羅斯可以抗衡美國,拉攏歐洲、中國、日本和韓國的重要資本。因此,中國與俄羅斯的能源合作是兩國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基礎,關乎中國的國家能源以及經濟安全大局。但是中俄兩國的能源交往已經體現出國際政治經濟競爭的現實。從1994年起中俄兩國商議修建從俄羅斯安加爾斯克到中國黑龍江省大慶市的「安大線」石油管道,計劃實現向中國年輸油2000萬噸,2001年兩國完成技術論證並以簽署了合作協議,但在這個時候,日本聯合俄羅斯石油運輸公司提出一條從安加爾斯克經過遠東霍爾德卡到太平洋港口的「安納線」,並提供資金在內的一切資源參與方案。考慮到「安納線」可為俄國帶來更大的經濟效益,俄羅斯最終決定擱置興建「安大線」而改為發展「安納線」,導致中俄之間的「安大線」夭折。

另一方面,美國則在中亞干涉中國與哈薩克斯坦等國的能源合作開發,因此在整個歐亞能源帶上,事實上存在的是美、日、中三國競爭。正是這種激烈的角逐的國際經濟環境下,中國政府不能單純由企業參與市場來獲取石油,而是逐步加大外交的力度,與俄羅斯的外交便是重要的一環。

俄羅斯在2004年年底批准了由俄國營石油運輸公司修建泰舍特至納霍德卡的「泰納線」,並承諾會首先建造中國支線保證年供油3000萬噸。由此看出,中國今後應該會加強與俄羅斯的政治經濟聯繫。

3. 軍事安全合作

中俄是兩個相鄰邊界線最長的大國,無論是歷史經驗還是現實的地緣政治,都迫使兩個國家有必要加強互信,共同維護邊界和地區安全。中俄兩國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最高層次就在於兩國軍事安全合作的深度和其中所體現的信任度。

兩國的軍事信任度在於兩個層面,一就是表現為邊界和平。如中俄兩國與中國西部接壤的中亞三國自1994年開始裁減邊境軍事力量和加強軍事信任。第二就是地區之間的安全合作。這一方面體現為共同處理地區間熱點安全問題,如上海合作組織及北韓核問題六方會談等,從軍事安全合作擴展到政治、外交、經濟、文化等領域,但是最重要的職能是加強中亞地區反恐合作以及應對外來威脅。目前上海合作組織設立常務秘書處,舉行聯合軍事演習。

兩國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不斷深入體現在中國支持俄羅斯維護《反導條約》,並促使聯合國在2000年通過《關於維護和遵守〈限制反彈道導彈系統條約〉決議》,對美國退出《反導條約》和加強反導系統建設形成共同的壓力。

在領土完整方面,2000年《中俄北京宣言》中,俄方不僅重申了1998年在台灣問題上的「四不」承諾。即:

  1. 不會宣佈獨立
  2. 不會更改「國號」
  3. 不會推動「兩國論入憲」
  4. 不會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

 

而且還明確表示「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不允許外部勢力對解決台灣問題加以干涉」。2001年兩國簽訂《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中表明對台灣問題立場不會改變。而在車臣問題上,中國政府多次明確表示車臣問題是俄羅斯的內政,並支持俄羅斯政府的立場和採取行動,如在2004年別斯蘭事件中向俄及時提供了道義和物質協助。

中蘇在中亞地區的利益相互聯繫,這裡不僅是美、歐、俄和中日對石油天然氣等自然資源的爭奪,還有恐怖主義和地方分裂主義以及極端主義的陰影,北約已擴張到俄羅斯邊境,美國更借俄羅斯虛弱之機,大舉滲入中亞,策劃一系列「民主化」的政治變革,大力扶植親美勢力。這些不僅對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利益是最直接的威脅,也間接包含了對中國的威脅。因此,中蘇兩國在這裡利益大於矛盾分歧,這也是雙方合作的根本原因。2005年8月中俄兩國聯合舉行大規模軍事演習表明兩國的信任程度。

4. 經濟貿易合作

一直以來,中俄之間呈現出「政治熱,經濟冷」的局面,雖然兩國的領導人致力於增進兩國的貿易額,1996年葉利欽訪華提出到2000年兩國貿易達到200億美元,但事實上到2000年也僅達到80億美元。2001年才開始有較大增幅,2006年已經330億美元以上。

但是兩國的經貿來往受政治影響甚大,其中最重要的兩國邊界問題。所以,2001年兩國合作條約的簽訂和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確立明顯帶來經濟效益。2004年5月和10月,俄羅斯分別與歐盟及中國簽訂了雙邊協議。

中俄兩國都是發展中的轉型國家,兩國的改革途徑不一樣,經濟結構有很大區別,在現階段相互形成很強的互補關係。兩國都是追求經濟發展和繁榮,不免會有競爭,但是兩國都是面對全球的競爭,有著不同的競爭優勢,因此還能形成友好合作關係。目前,俄羅斯對中國進出口在市場的第8、9位左右的位置,主要是向中國呈現貿易逆差狀況。

影響兩國貿易的除了領土,還有俄羅斯優先方向以及國內政治穩定和關稅貿易政策,但還是需要雙方的進一步合作。

兩國未來合作展望

中俄互為最大鄰國、主要戰略夥伴國。中俄關係在兩國均具有重大戰略價值,深化中俄關係符合兩國的戰略利益。中俄關係發展勢頭良好,同時也存在障礙性因素。面對國際格局調整,中俄必須不斷強化兩國關係的戰略基礎,以新的思維和舉措,推動兩國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邁上新的台階。

兩國互為最大鄰國,需要相互依託。遠親不如近鄰,兩國領導人皆認識到睦鄰友好合作最符合兩國的戰略利益。《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提出做「好鄰居、好朋友、好夥伴」,使兩國建立起戰略伙伴關係,全面地以法律形式確立了兩國的友好關係,亦制定了兩國未來的發展方向。

兩國基本國情與發展模式相近,需要相互借鑒。中俄都是歷史文化悠久、幅員遼闊的國家,同時又是經濟發展相對滯後、處於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過程中的新興大國,兩國面對的問題有著許多相似之處。俄羅斯的「主權民主」和「可控市場經濟」與中國的「社會主義民主」及「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有著許多相通之處。這不僅有利於增進兩國的親近感,減少發展模式的競爭性,而且有利於相互借鑒,少走彎路。兩國在堅持發展模式自主選擇、堅持符合本國國情的價值觀問題上相互支持,有利兩國的合作。

兩國擁有共同周邊,需要共同經營。兩國同處中亞、東北亞地區,在周邊地區安全與發展問題上有著諸多共同利益。其中在中亞地區,俄視其為必須確保的傳統勢力範圍,對其他大國的進入十分敏感。中國則希望將中亞地區建設成為睦鄰友好帶、戰略穩定帶、西部開發的直接外部依託以及重要的經貿與能源合作區,實現與近鄰國家的共同發展、共同安全。兩國在中亞地區相互都是難以繞開的重大因素。上海合作組織得以建立與發展,兩國在中亞地區存在共同利益與共同需求是其重要基礎。兩國在東北亞地區也是共同利益多於潛在競爭,雙方在共同協作對於兩國的安全有深遠意義。

兩國的戰略需求也相近,俄羅斯的戰略目標是建設「強大的俄羅斯」,成為未來多極化世界中具有重大影響力的一極。中國的戰略目標是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成為具有廣泛影響力的世界強國。面對國際格局的大變動、大調整,兩國聯手協作互動,實現和平穩定的外部環境,有利於兩國的利益。

兩國在經濟上互補性強,需要相互合作。俄羅斯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特別是能源資源,但面臨日益加劇的人口危機;中國擁有豐富的人力資源,但自然資源相對匱乏。俄羅斯軍工、航太、航空、材料技術比較發達;中國輕工、電子、通信技術比較先進。中國有西部開發和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戰略,俄羅斯有東部開發戰略,可以相互接軌。中俄是建構歐亞路橋的關鍵國家,兩國在此領域加強合作有利於發揮各自過境優勢,增強各自地緣經濟地位。俄羅斯要實現經濟轉型和調整經濟結構,實施東部開發戰略,亦離不開與中國的合作。在能源領域,俄羅斯要擺脫對歐洲市場的過度依賴,繞不開穩定可靠的中國能源大市場。在軍備合作領域,中國也是俄羅斯必須確保的「戰略買家」。這種互補優勢的充分利用,對兩國的經濟發展可望起到重要助推作用。

然而,由於大國、鄰國相處存在複雜性,加上相互瞭解不夠深入、具體利益上存在差異,兩國關係的未來發展仍然存在某些障礙。

兩國政治互信不足,外交上的非協調問題仍然突出。政治互信不足集中表現為「中國威脅論」與「俄羅斯不可靠論」在兩國仍有較大影響。俄羅斯某些人仍在散佈「中俄力量對比失衡」、「中國人口擴張」、「中國經濟擴張」、「中國領土要求」、「中國擠佔俄傳統勢力範圍」等損害兩國關係的言論。在中國部分民眾中,俄羅斯歷史上侵佔中國大片領土造成的陰影、對俄羅斯強大後重走擴張老路的擔憂,短時間內亦難以消除。由於文化傳統、行為風格不同,兩國外交上的不協調情況時有發生,容易因邊界問題引起爭執,影響兩國關係。

俄羅斯一向大國主義意識強烈,民族和文化優越感突出。隨著國家走向強大,其大國主義可能會有新的發展。俄羅斯國力上升而國際處境艱難,易於產生極端情緒。中俄毗鄰而居,移民問題、邊境管理問題、環境污染問題等易於引發敏感反應。近年來隨著俄綜合國力的快速增長,恢復對傳統勢力範圍的有效控制成為俄眾多精英與民眾的強烈訴求。勢力範圍思維具有很強的控制性與排他性,而中俄地處毗鄰,雙方對中亞及東北亞地區皆有大量的利益及投資,俄國此舉有可能導致雙方引起邊界衝突,影響雙方未來合作。

雖然兩國未來發展仍存在少量不穩定因素,但不論從國內層面及國際層面分析,兩國都需要一個和平友好的睦鄰及貿易關係推進自身發展。故此,中俄關係的發展基礎堅實,潛力巨大,前景看好。兩國戰略利益有望長時間廣泛一致,兩國相互合作有望進一步增多,兩國關係的民意基礎有望進一步務實,兩國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有望持續深化。中俄關係不僅要造福於兩國人民,而且要為世界的安全與發展做出貢獻。

兩國外交簡史

「一邊倒」時期 (1949-1958)

自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後,中國隨即採取了「一邊倒」的外交策略,即與蘇聯結盟並加入社會主義陣型,全力反對美國及西方的經濟及軍事侵略及一切對中國的干涉、封鎖與包圍。

「一邊倒」外交戰略是由當時的國際形勢及中國所處的國際環境所決定的。當時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對社會主義國家發動冷戰,竭力進行遏制與打壓。美國不甘心在中國扶蔣反共失敗,實行反共反華政策,策動其他西方國家敵視和拒絕承認新中國,又對中國進行圍堵及停止貿易,令中國陷入經濟困境。同時,蘇聯是最早承認新中國的國家,它大力援助中國的革命和建設事業,向中國提供3億美元的低息貸款和派遣大批專家,幫助剛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站穩腳跟和開創建設基業。在這種情況下,聯合意識型態相近蘇聯對抗美國,是當時中國的必然選擇和確保自身生存與發展的根本需要。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首次開展的外交活動,是毛澤東和周恩來對莫斯科進行的前後長達兩個月的訪問。中國領導人訪蘇的主要目的就是簽訂新的中蘇同盟條約,同時爭取得到蘇聯的大規模經濟援助。1950年,蘇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正式確立雙方友好關係。

中蘇結成同盟關係後,進一步加強了中國在經濟上對蘇聯的依賴性,蘇聯也有義務為其盟友提供全面的經濟援助。1949年蘇聯以設備、機器和各種材料的商品形式向中國提供3億美元貸款,利息1%,為期5年。蘇聯的3億美元貸款按1950年匯率折算人民幣約合9億元,在三年恢復時期中央政府總投資62.99億元人民幣中,所佔比例高達14.3%。另外,蘇聯政府幫助援建恢復經濟急需的煤炭、電力、鋼鐵、有色金屬、化工、機械和軍工部門的50個重點項目,涵蓋了能源工業、原材料工業、民用機械加工、國防軍工及造紙工業等。

1953年,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接任蘇共中央第一書記,決定對華大幅增加援助,廢除了中蘇關係中一些不平等約定,議定從旅順撤軍和交還基地。蘇聯也提供現役新裝備樣品和生產技術。

1952年中國制定「一五」計劃時,史太林(Joseph Stalin)同意幫助建設141項重點工程。1953-1957年,中國實施了第一個五年計劃,在遭受全球絕大多數資本主義國家封鎖、禁運的環境下,中國通過等價交換的外貿方式,接受了蘇聯和東歐國家的資金、技術和設備援助。這些項目的機器設備,主要是以貨物貿易,而提供技術則是免費的。1954年赫魯曉夫又追加15項並提升質量,成為奠定中國工業化基礎的著名的「156項」。後來落實的工程共150項,其中44項是軍工企業,包括陸海空三軍各種主戰裝備的製造廠。赫魯曉夫時代對中國提供最重要的援助,是幫助建造核彈、飛彈生產企業和相應技術。從1957年末起,蘇聯開始對華提供了P-2飛彈,作為中國飛彈事業起步的最早樣版。翌年,蘇聯又向中國提供了所需核工業設備,並派出近千名專家,建成了湖南和江西的鈾礦、包頭核燃料棒工廠及酒泉研製基地、新疆的核實驗場,中國正式進入了核工業建設和研製核武器的新階段。

 

「反修正主義」時期 (1958-1980)

中蘇關係於1956年開始惡化,並於1958年正式決裂,陷入「中蘇交惡」的時期,一直至八十年代才有所改善。而當中的最主要原因在於中國對蘇聯一直採取對抗態度,大力反對蘇聯的「修正主義」及「帝國霸權主義」。

1956年2月在蘇聯共產黨第二十次代表大會上赫魯曉夫批判了對史太林的個人迷信,赫魯曉夫全面系統地闡述了他在對外政策方面的觀點,提出「三和路線」, 即「和平過渡、和平競賽、和平共處」,其新外交政策的核心就是「三和路線」。其基本構想是「與西方國家和平共處,在和平競賽中超過美國;強調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人階級可以通過議會道路和平取得政權;對社會主義國家強調一致性並謀求美國的認可;對亞非拉地區則加緊滲透擴張,鼓吹通過和平過渡走非資本主義道路,以便把這些國家納入自己的戰略軌道。」這一戰略的基本目標是以緩和代替全面對抗,從而使蘇聯贏得了外交上的主動權和較大的活動空間,迫使西方承認了蘇聯在東歐的勢力範圍並擴大了蘇聯的國際影響。赫魯曉夫把美蘇之間的和平共處作為所有社會主義國家外交政策的總路線,要求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對外政策服從蘇聯的國家利益,暴露了蘇聯的大國主義,並成為造成社會主義陣營的分化。

1958年4月和7月,中國要求蘇聯提供承諾給予的核武器及核潛艇,蘇聯則提出要在中國領土上建設用於軍事的長波電台,和在中國領海和中方組建聯合艦隊作為交換。在建設長波電台問題上,中國認為這牽涉主權問題,提出中方出一半資金,蘇聯出另一半資金和全部技術,但長波電台主權屬於中國,被蘇聯拒絕;而組建聯合艦隊一事,中國當時海軍十分薄弱,即使組建聯合艦隊也無能力共用蘇聯的海岸線,認為蘇聯企圖軍事控制中國,產生了反面情緒。

到1958年底,中國堅信已經找到了向共產主義直接過渡的正確途徑,而且感覺到,通過『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中國將比蘇聯更快地進入共產主義者的理想社會。但蘇聯覺得如果贊成人民公社,就會欺騙國際工人運動,因此1959年7月《真理報》發表了赫魯曉夫檢討了蘇聯1920年代在農村建立公社的錯誤,間接對中國的發展路線作出批評。

1960年初,中蘇均表示要團結,但要對方改正做法。4月22日,中國發表了《列寧主義萬歲》等三篇文章,公開點名批評了南斯拉夫修正主義,實際矛頭則指向赫魯曉夫。同年在莫斯科舉行的81國共產黨大會上,以及1961年在蘇聯共產黨第二十二次代表大會上,蘇共否定史太林,還公開批判和中國關係密切的阿爾巴尼亞共產黨是教條的史太林主義。中國代表周恩來當場予以嚴厲批評與駁斥,並率領代表團提前回國以示抗議。中國認為「史太林是三分錯誤,七分功績,總起來還是一個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三七開的評價比較合適。」中國認為否定史太林是醜化共產主義運動,給帝國主義者以可乘之機;蘇聯則認為要解除個人迷信給蘇聯帶來的沉重影響,讓蘇聯更好地發展,雙方分歧繼續擴大。

1960年6月初在北京召開的第11屆國際工會大會理事會上中國積極批判蘇共立場,隨後6月底蘇共在五十多個國家共產黨參加的布加勒斯特會議上,組織圍攻彭真率領的中國代表團,抨擊中國的大躍進,試圖在理論上壓服中國。7月16日,蘇聯政府正式照會中國外交部,限期召回全部在華工作的蘇聯專家,銷毀部份技術圖紙,從而撕毀了與中國合作的幾乎所有經濟合同。

1962年毛澤東對蘇聯在古巴飛彈危機中的退縮批判,認為赫魯曉夫「從機會主義蛻變為投降主義」,蘇聯則認為中國的立場會導致核戰爭。在同年的中印戰爭中,蘇聯透過發表「塔斯社聲明」支持印度。

1963年3月30日,蘇共中央給中國中央的來信中,特別提出了蘇共的國際共產主義總路線。6月14日,中國中央在給蘇共中央的回覆中提出了與蘇共根本對立的總路線。1963年7月5日至20日,中國代表團和蘇共代表團在莫斯科舉行會談。在會談期間,蘇共中央發表《給蘇聯各級黨組織和全體共產黨員的公開信》,對中國的回覆進行全面系統的攻擊。為此,毛澤東從1963年9月6日至1964年7月14日親自主持發表了九篇評論蘇共中央《公開信》的文章,即「九評蘇共」,兩黨之間的論戰達到頂峰。中國認為在蘇聯資本主義已經復辟,中國和蘇聯以及華沙條約國家的共產黨劃清界限。中國認為蘇聯已不再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國則是「反帝、反修」的世界革命中心。至1964年10月赫魯曉夫下台之後,周恩來率團訪問蘇聯,回來報告蘇聯並沒有改變路線的趨勢,中國繼續批判蘇聯執行「沒有赫魯曉夫的赫魯曉夫路線」。

1966年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開始,中蘇沒有斷交,但除了中國允許蘇聯經中國給越南戰爭中的北越運輸物資之外,兩國關係徹底凍結。

1968年,蘇聯在新疆附近大量增兵。同時蘇聯和蒙古達成協議,蘇軍幫助蒙古的南方邊防,並在那裡駐軍。1968年8月蘇軍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鎮壓「布拉格之春」,中國把蘇聯稱作「社會帝國主義」。中國在越南戰爭期間將大量軍隊從南方轉移到東北、華北、西北地區。1969年雙方在黑龍江的珍寶島和新疆的鐵列克提發生大規模武裝衝突,引發「中蘇邊界危機」。

1970年代初,中國繼續批判蘇聯「社會帝國主義」,蘇聯在中蘇、中蒙邊境的陳兵達到了1969年時的兩倍,在美國和越南之間的戰爭停止之後,中南半島上的越南、寮國站在蘇聯一邊,而中國支持柬埔寨。1978年越南入侵柬埔寨,中國和越南之間爆發中越戰爭。蘇聯譴責中國。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中國和美國、巴基斯坦聯盟支持阿富汗的伊斯蘭抵抗運動。中國抵制了1980年在莫斯科舉辦的奧運會。

 

和解時期 (1980-現在)

1982年,蘇共領導人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發表「塔什干講話」,表明「蘇中有爭議,但蘇方不打算干涉中國內政;不支持台灣獨立運動;不準備武力威脅中國;懷念友誼,願意同中方達成協議。」對中國語氣友好,被認為是中蘇解凍的早期訊號。在勃列日涅夫及其兩位繼任安德羅波夫(Yuri Vladimirovich Andropov)、契爾年科(Konstantin Ustinovich Chernenko)的葬禮上,中國分別派出黃華、萬里、李鵬率領的官方代表團與蘇方接觸。當時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國認為中蘇關係正常化要蘇聯解決「三大障礙」:

1. 從中蘇、中蒙邊境撤軍;
2. 從阿富汗撤軍;
3. 勸說越南從柬埔寨撤軍。

隨著蘇軍在中蘇、中蒙邊境的駐紮大幅減少和從阿富汗撤軍,蘇聯和中國的關係大為改善。1989年5月15日至18日蘇共領導人戈巴卓夫(Mikhail Sergeyevich Gorbachev)訪問北京、上海。

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中國的注意力集中在美國是否支持台灣獨立運動,而俄羅斯則重點關注北約東擴。由於國際地緣政治氣候的變化,兩國關係日益密切。1993年雙方基本解決邊境問題;1996年中國、俄羅斯及四個位於中亞的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元首開會,形成上海合作組織的雛形;在葉利欽 (Boris Nikolayevich Yeltsin) 和普京(Vladimir Putin)兩位總統先後訪華之後,中俄宣佈建立「戰略協作夥伴關係」。

  • 1991年12月27日,中俄兩國在莫斯科簽署《會談紀要》,其旨在解決了中蘇關係的繼承問題。
  • 1998年11月,中俄兩國在莫斯科發表了《關於世紀之交的中俄關係的聯合聲明》。
  • 2001年7月,江澤民主席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雙方簽署了《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
  • 2002年12月,普京總統訪華。
  • 2004年9月,溫家寶總理正式訪問俄羅斯並舉行中俄總理第九次定期會晤。
  • 2004年10月,普京總統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中俄發表聯合聲明,並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
  • 2005年6月2日,中國和俄羅斯在海參威互換《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批准書。
  • 2005年6月底至7月初,國家主席胡錦濤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兩國簽署《中俄關於21世紀國際秩序的聯合聲明》和《中俄聯合公報》。
  • 2006年3月21日俄羅斯新聞社開通了第一家俄羅斯中文網站—俄新網。
  • 2008年10月14日,俄羅斯將半個黑瞎子島歸還中國,官方宣佈兩國邊境問題「徹底解決」。

 

資料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頁
     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網頁
     中國外交部網頁
     新華網
               
 楚樹龍、金威主編,《中國外交戰略和政策》,時事出版社,2008